主页
雅阳门户网站

席伟健:美国还有多少道义遗产可供挥霍?

更新时间:2019-11-25 17:48:51点击:4910

一个国家的兴衰有时会受到其政治精英异想天开的影响。至于美国一些政治精英表现出的政治任性,一个严重的问题是他们能否与其他国家和睦相处。

根据经济学的创新理论,科技革命将导致新一轮经济周期的出现。在这一过程中,由于技术创新带来的“创造性破坏”的影响,国家之间的实力也会发生变化,从而显示出地缘政治格局的演变。早在1894年,美国经济就超过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直到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美国才完成了全球霸权体系的布局和建设。在这个过程中,两次世界大战彻底改变了世界格局,这场战争摧毁了旧帝国主义,也通过战争中迅速的技术发展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新一轮工业革命,即信息革命,并塑造了一个“短暂但却是美国的20世纪”(1919-1991),与“漫长的19世纪”(1789-1919)完全不同。所谓“美国梦”中最辉煌的一章也是在那个时代的背景下写成的。

对于许多依赖国的精英来说,在美国获得公民身份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目标之一。在“开放社会”精心编造的政治谎言体系中,美国通过宣传这种价值观,俘获了苏联、东欧和东欧集团的政治精英,为1991年结束“冷战”做了出色的战略准备。伴随着“美国梦”的玫瑰色幻觉的是美国式的自由价值观。20世纪80年代,哈耶克的“自由社会自发秩序”政治哲学体系被美国人“量身定做”成美国价值观的核心,由此产生了“华盛顿共识”。以福山出版的《历史的终结》为标志,当时国际政治理论家没有公开表达他们的反对意见。世界沉浸在美国价值观的“温和乡村”中。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虽然偶尔有“中国可以说不”的说法,但在学术思想和民族政治哲学中却没有价值。

可以理解,强国需要强国的政治哲学。帝国主义发展到组织(垄断)阶段后,自由放任自然会让位于“天命”。布雷顿森林体系统治该国后,尽管冷战的铁幕迅速拉开,但美国对“计划”和“市场”两种体系以及资源分配的熟悉程度已经使苏联、东欧和东欧集团相形见绌。直到20世纪90年代,另一个主要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提出“规划和市场的本质区别不是以资本命名的社会”,才突破了对禁区的理解,两种制度之间的竞争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典型的20世纪美国价值观中,美国以外的世界最常见的表达方式是“世界的其他地方”。文明因其多样性而美丽,但在美国的政治修辞中,这个词汇中简短地提到了其他国家古老、厚重和丰富多彩的文明。在20世纪,如果没有苏联和中国作为不同体系的“时代的巨大镜子”的崛起,美国人——广义地说,来自英语国家的人——可能不会想到停下来看看美国以外的世界。

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人的自信和自负是显而易见的:通过20世纪70年代能源危机期间的一系列长袖行动,美国人在进入“法定货币”后牢牢把握了世界霸权的总体战略布局。美国人凭借其在世界范围内运行主权货币、控制全球资源、控制世界市场标准评级、引领全球产业布局和技术创新、实现国家间利益约束、建立具有全球感染力的理论即“普世价值”的强大能力,牢牢把握世界的“饭碗”、“麦克风”、“钱袋”和“枪管”,确立不可动摇的霸权,突破所有人类政治社会的伦理道德底线,充分发挥西方政治传统中的马基雅维利主义。为了自身利益,美国输出政治上的混乱和灾难,比如输出经济上的“不平衡”。美国以牺牲他人利益为代价造福他人的政治行为日益引起世界的不满和抵制。一度自称为“第三罗马帝国”的美国正逐步回到军国主义造成的旧的毁灭之路。

美国政府目前的表现用互联网术语“飞猪”和“退潮”来描述一个比较形象:美国对金融资本主义的垄断一直持续“去工业化”40年,导致该国制造业空心化,引发一系列社会危机。美国负债累累的一面最终赤裸裸地暴露在世界面前。为了克服这些危机,掩盖“债务时钟”上残酷的赤字数字,美国政界人士已经开始在全世界“无视吃喝”。甚至他们也毫不犹豫地攻击他们以前的亲密盟友。所有这些都导致了美国国家形象和信贷的加速破产。除了少数过分依恋美国的国家外,大多数被美国“剪切”的国家已经开始对美国表现出不信任和不满。甚至一度被视为牢不可破的美日同盟也出现了裂痕:当前美国政府对国际地缘政治规则体系的不尊重已经在日本政治精英中引起了愤怒。

归根结底,美国今天留下了多少道德遗产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它如何与“世界其他地方”相处也是对美国政治家的一个重大考验。(作者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副教授)

uedbet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